来自 体育 2019-04-02 20:52 的文章

“口贷网”最新通报:已刑拘6名涉案犯罪嫌疑人

  最近,乐视体育再度进入大众视野。一周多前,刚刚依靠IG夺冠S8总冠军新闻涮屏的低调的网红小王王思聪同学,这两天又占领了各大财经媒体的头条。而乐视体育也因为跟王思聪发生了关联,再一次由历史的尘埃被翻出,成为了一条条醒目的标题。

  而媒体公开报道显示,对于乐视体育股东的索赔,乐视网并不承认其法律效力。公司称,北京普思、厦门嘉御、天弘创新所起诉事项未履行上市公司《公司章程》及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审批、审议、签署程序,其法律效力存疑。对于以上债务,有乐视网内部人士对媒体记者表示,这些都是贾跃亭欠下的烂账,谁欠的账谁还。公司也只能督促贾跃亭还钱。

  从业务来看,乐视体育也可以称作相当优秀。曾经是全网唯一拥有欧洲五大联赛全部赛事版权的平台,还有CBA、欧冠篮球、亚冠等全球顶级赛事资源。

  如果乐视资金链不断,在A轮就获得了马云和王健林两位中国“首富”投资,B轮又数位明星跟投拿到近80亿融资的互联网公司,在当先这个节点,应该正在准备自己的IPO。

  原来,在商业上充满了天赋的王思聪同学,也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中了乐视体育深深的套路,走上了漫漫索赔之旅。

  仅仅在三、四年前,这家公司还是资本市场的宠儿,A轮融资8个亿创下了互联网行业融资的纪录。

  2015年,仅成立一年的乐视体育宣布完成了A轮融资,而此次融资更是刷新了互联网公司有史以来A轮融资的纪录——乐视体育A轮就融到了8亿人民币,由万达投资和马云旗下云峰基金领投,阚治东旗下的东方汇富和王思聪旗下的普思投资等7家机构和个人跟投。

  只是不知道,曾经大力下注乐视体育的王思聪,在决定索赔的时候,会否也是这样遗憾的心情。

  

  北京普思称,乐视体育的违约行为严重损害了申请人的股东利益,其持有乐视体育的股权价值贬值,投资成本面临全部亏损,依据协议,乐视体育应赔偿北京普思的损失。与此同时,乐视体育还面临回购责任。2016年4月份,乐视体育再次引入B轮投资者,签署了《B轮股东协议》和《B轮融资协议》,新增投资者40余方分别以现金、债转股形式增资,投资款共计78.33亿元。目前,B轮投资者中的厦门嘉御、天弘创新均向乐视体育发起仲裁,要求乐视体育原股东回购其所持有的乐视体育全部股权。

  2017年12月15日,一家乐视体育重要投资人股东指控乐视体育法定代表人兼CEO雷振剑、董事长高飞等人违反公司章程,未经合法有效决议授权,而为乐视控股提供约40亿元巨额借款。

  在当时,乐视体育的估值就以经达到28亿。此后,乐视体育迅速出击,在市场中招兵买马的同时也大肆收购体育赛事版权,当时成为了体育产业转型互联网的一个标杆。例如央视马国力、刘建宏和黄健翔都曾入职乐视体育担任要职或跟乐视体育有紧密合作。

  

“口贷网”最新通报:已刑拘6名涉案犯罪嫌疑人 冻结涉案资金170余万元

  在2017年6月28日的乐视2016年度股东大会上,贾跃亭承认,乐视资金链危机远比想象中要大,其间犯了一些错误,这些误判直接导致乐视非上市公司的体系和资金反而比危机刚爆发的时候更加紧张。

  引言: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边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几下翅膀,就有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的一场龙卷风。——蝴蝶效应

  而乐视体育董事长高飞、CEO雷振剑也将随着IPO的完成,成为新浪系出身、由内容出身成功转型互联网上市公司高管的“人生赢家”,央视的刘建宏、马国力、黄健翔……也都能够成功实现从名嘴到互联网的转变。

  2018年1月26日,乐视体育创始人、CEO雷振剑因个人健康原因提出辞职,将辞去在乐视的所有职务,包括乐视体育CEO、乐视体育董事、乐视体育香港董事、乐视体育法定代表人等。

  进入2016年下半年,乐视的债务危机开始慢慢显现,最先出问题的是手机生态。

  搜易贷等12家机构牵手法研院执行悬赏曝光集中展示平台 打击老赖 推进诚信数据共享

  体育行业自有其独特性。与其他视频平台相比,体育媒体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体育比赛的转播,不同与综艺节目或其他内容可以自制,体育媒体平台想必须花巨资囤积大量的体育赛事版权,而且还要有一定的持续性,才能吸引到稳定的流量。所以在初期,需要花费巨资购买版权。

  仅仅在3、4年之前,乐视体育还是资本市场的当红炸子鸡,各大视频网站纷纷砸巨资购买体育赛事的版权,而乐视体育从乐视网中分拆出来得早,也算是品牌运营比较成功的一家公司。

  互金情报局:蚂蚁金服新成立全资子公司“蚂蚁聚慧”​ ;陆金所完成13.3亿美元C轮融资;海尔金控完成入股中金公司

  不过,乐视体育并非没有考虑未来的发展。按照当时乐视体育的计划以及《B轮股东协议》中约定,乐视体育需要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投资方认可的上市工作,如果违约,乐视体育原股东包括乐视网、乐乐互动体、北京鹏翼资产按照协议约定价格、以现金形式收购投资方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

  在当年乐视的七大生态中,跟其他子生态一样,乐视体育就像一个小小的乐视的缩影,更像是挂在乐视生态化反星空图中一颗明亮的星星。如今,这颗星星陨落了,以流星的速度。

  后来,整个体育圈开始自嘲,大家开玩笑说好像没被乐视欠钱,这几年就跟没干体育一样。

  “口贷网”最新通报:已刑拘6名涉案犯罪嫌疑人 冻结涉案资金170余万元

  互金情报局:温商贷、喜悦金融、大账户、美易理财公告退出;通过资金存管测评银行增至45家;网贷3月份成交额同比降逾七成

  可以说,以乐视体育董事长高飞、CEO雷振剑为首的乐视体育的高管,在当时还是对这家公司的发展充满了期待。

  

“口贷网”最新通报:已刑拘6名涉案犯罪嫌疑人 冻结涉案资金170余万元

  当时,短短两年直接成本净亏损至少40亿。温商贷发布关于公示《温商贷退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及拟转型发展方案(征求意见稿)》公告采取买会员送硬件的销售策略,乐视手机为抢占市场份额以低于市场的价格销售,乐视手机每卖出一台就亏200元,

  11月9日,乐视网公告了四起仲裁案件,申请人为乐视体育当初新增的投资者北京普思、厦门嘉御、天弘创新,向乐视体育原股东申请仲裁金额共约2.4亿余元。其中,王思聪全资控股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普思”)向乐视体育原股东索赔9785万元及律师费40万元。

  2016年11月6日,贾跃亭发布全员内部信《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 还是把海洋煮沸?》,称目前资金比较紧缺的问题还是集中在手机上,主要是手机供应链的问题,并反思因节奏过快导致公司资金不足,宣布要停止烧钱扩张。据不完全统计,乐视手机波及到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有数十家,欠款规模达数十亿元。

  乐视生态曾经有七大板块,乐视体育一度风光无限,手握价值47亿元的版权IP,几乎涵盖了全球体育的各种重磅赛事。

  而且,乐视体育在资本运作上的速度也非常之快。2016年4月,乐视体育引入投资者完成B轮融资签署了《B轮股东协议》和《B轮融资协议》。B轮融资的投资者除了海航旅游、凯撒旅游外,还包括明星刘涛、孙红雷、周迅等40余位投资者,投资款共计78.33亿元。

  互金情报局:工信部对高息现金贷开启摸排检查行动;花生日记涉嫌传销被罚7456万;科创板今起接收上市申请

  在乐视危机爆发后,乐视体育全线崩盘,各种IP几乎丧失殆尽,陷入半死不活的状态,还因为各种欠款而被告上法庭。

  在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中,紫霞仙子对孙悟空说:“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我梦见他驾着五彩祥云来娶我,我只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这结局。”